worldsteel | Our stories: A world-first in prosthetics

世界首例特殊义肢

一支专家团队让钢铁面临考验,他们创造出世界上最大、最强、足以支撑大象体重的义肢

在泰国北部乡村的深处,一位年轻的截肢者正在度过她的青春期,在成长过程中,学习着度过缺少一只腿的生活。泰缅边境布满了几十年种族冲突遗留下来的地雷。和许多在泰缅边境受伤的无辜者一样,她在婴儿时期不幸被地雷炸伤。但这位截肢者与众不同的一点是:她是一只2000公斤重的亚洲象。

莫莎居住在亚洲象之友基金会在Lampang建立的大象医院中。一名肩负创造世界首例大象义肢的外科医生为她带来了福音。

观看莫莎的故事……

 

莫莎的故事

在泰国和东南亚大部分地区,大象具有深刻的历史和象征意义。大象被尊崇为国王的财产,而白象更被认为是圣物。它们早在公元前3300年就被驯化,用作战争工具和役畜。

如今,这一传统被开发利用,大象成为东南亚强迫劳作动物的主力军,通常被伐木行业用于木材运输。有些大象被喂食安非他明,以保持精力来继续工作到深夜。在劳作了一辈子之后,当它们老得不能再从事体力劳动时,则常常被送到“大象保护区”,以娱乐游客的方式继续工作。

莫莎原本面临着类似的命运。但10年前,在只有7个月大的时候,她和妈妈一起出去散步时踩到了地雷,右前腿到膝盖部位被炸飞。

莫莎的右前腿膝盖以下都被炸断。

莫莎的主人赶忙用汽车将她运送到大约四小时车程以外的Lampang大象医院。在医院里,在医院创办人Soraida Salwala和兽医团队人员的悉心照料下,莫莎用两年时间疗伤,尝试适应三只腿的生活。

莫莎两岁那年,她吸引了Therdchai Jivacate医生的注意。Therdchai Jivacate是一名整形外科医生、人道主义者、发明家,2008年凭借在义肢领域的创新、慈善工作荣膺拉蒙·麦格塞塞奖(被公认为亚洲区无私服务的最高荣誉)。

Jivacate运用40余年在人类义肢领域的知识设计了世界首例大象义肢。他在莫莎身上完成的工作为义肢设计以及有效利用资源提供了独特的经验参考。

“大约八年前的一天,我去大象医院探望Motala[大象医院的另一只截肢大象]时,偶然发现了莫莎,” Jivacate医生回忆说。“她失去了她的右前腿,并且我注意到她的脊柱弯曲了,这是由于她一直用单支腿来承受整个身体的重量所导致。”

他注意到她那只健康的前腿膝关节部位已经弯曲受损,一侧软骨逐渐磨损。“如果软骨损坏,她将无法行走,”他说。“我们决定我们应该做些事情了。”

在 Jivacate的帮助之下,莫莎在她两岁半时收到了她的第一只功能性义肢。新腿不仅使她能重新行走,而且还决定了她的生死。

世界最强义肢

莫莎在收到第一只义肢时的体重大约是600千克。今天,她已经10周岁了,体重也增加了三倍。不过亚洲象大概要到17周岁时才会达到最大体型。这意味着目前2000千克重的莫莎还在长身体。成长过程若没有获得适当支持的后果是可怕的:她的好腿将遭受巨大损伤,发展成脊柱侧弯,她可能会遭受严重的并发症,甚至死亡。

虽然设计大象义肢的基本原理与人类义肢的原理相同,但是大象义肢需要承受的总量给Jivacate提出了难题。人类义肢通常采用碳纤维等轻质材料制作,而大象义肢的体积大出六七倍,并且需要承受的重量增加数千千克。

“大象三分之二的身体重量由前腿承受,”Jivacate博士表示。这意味着,当莫莎达到3000千克最大体重时,她的前腿将需要承受大概2000千克的重量。

“但当我们找到合适的校准点时,莫莎便可以行走。她可以用她的腿来嬉戏。”

由于义肢需要承受巨大压力,因为必须采用钢材来制作。其他材料在承受莫莎的体重时多会弯曲,Jivacate说。不过他在工作中采用钢材不仅是因为钢材的强度和耐磨性,至关重要的一点是,钢材很容易获得。

Jivacate博士设计的假肢由三个基本部件组成:莫莎残肢的插座,由高密度聚乙烯制成,内衬泡沫塑料,以提供舒适度;由钢管制成的加长件;以及由钢板和聚氨酯制成的“脚”。 Jivacate博士说,他选择这些材料主要是因为它们的强度和耐用性。

随着Mosha不断成长,为了适应她正常的生长突增,Jivacate医生和他的团队继续为她的义肢提供改良,使它变得更大更结实。他们最近在加长件增加了钢支撑梁来支撑插座的承重。

莫莎目前的假肢是她的第9个,从插座顶部到地面大约有103厘米长。支撑钢管的长度不到这个长度的一半,直径约为3英寸。这个中心长度钢部分由四根钢棒支撑,用于巩固结构,并有助于支撑插座,直径大约为¾英寸。

Jivacate医生说:“一开始是反复试验。” “但当我们找到合适的校准点时,莫莎便可以行走。她可以用她的腿来嬉戏。”

义肢的未来

莫莎的义肢不仅保证了一只大象的健康,还为其他动物和状况提供了潜在的解决方案。在大象医院居住了16年的Motala成为全世界第二只接受义肢的大象。由于她已经56岁了,年纪要大很多,Motala在使用新义肢时没有像莫莎那般灵活。不过义肢能够帮助她更加正常地行走,为身体减轻了负重。

Motala、莫莎及其他大象均由它们各自的象夫在照料。除了是大象最亲密的盟友之外,象夫还在义肢的持续改良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大象医院的兽医Crueahtong Kayan医生说: “他们每天都在观察大象。” “当发现大象行走异常时,他们将向兽医报告。我们会详细记录任何变化,甚至是录制视频。”然后,医院会通知义肢技术专家Jivacate医生或Boonyu Thippaya医生更换新义肢。

目前,莫莎长期居住在大象医院,由她的象夫或驯象师Palahdee进行日常照料。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吃东西、行走、打盹、洗澡以及与Palahdee互动。

“我们在努力弥补它们所丧失的,努力给莫莎创造幸福的生活。”

每当她苏醒或入睡时,Palahdee和另一名象夫会帮助她穿戴或拆除义肢,重量大约有20千克。首先,他们用爽身粉来覆盖莫莎的残肢,然后Palahdee给她穿上特制的袜子。最后,他将她的腿安放到义肢插座,用带扣固定。莫莎最信任Palahdee。“我们非常亲密,” Palahdee说。“我们像爸爸和女儿。”

尽管莫莎永远也不可能独立生活,不过随着她不断成长,她的假肢将继续帮助拯救她的生命。如果护理得当,她还可以生存很长时间:亚洲象可以活到60岁。

莫莎为截肢大象开辟了道路。亚洲象之友基金会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义肢工厂,以便更快、更经济地生产新义肢。目前工厂购置有金属切割机、塑料熔炼机和石膏模具。目前只有莫莎和Motala的义肢是在这里制造,不过未来将会发展成更大的规模。

Crueahtong医生说:“我们在努力弥补它们所丧失的”,“努力给莫莎创造幸福的生活。”

图片:Taylor Weidman
视频:Fat Ma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