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teel | Our stories: 鲸湾港扩大了南部非洲地区的物流能力

鲸湾港扩大了南部非洲地区的物流能力

在纳米比亚填海形成的陆地上,一处大容量现代化货物吞吐码头拔地而起,新码头不仅使得本地来货物吞吐能力翻倍,更是给本地区的国际贸易带来转型。

鲸湾位于纳米比亚海岸线中部的战略性位置,直接融入国际运输航线,是该国最大的商业港口。鲸湾港每年接收大约3,000条船舶,通过港口装卸的货物约为500万吨。

由于本国货物吞吐量的稳步提升,纳米比亚港口管理局决定升级本地区的基础设施。这场提升港口物流容量的运动,集中体现在新建的30公顷现代化集装箱码头。

 

 

新码头位于填海形成的陆地上,周围是长达600米的新岸墙,新岸墙使得港口水深达到16.5米。由于新码头的出现,原先的集装箱搬运码头变成了能够同时处理散货和杂货的多功能码头。

造价2.68亿美元的新码头使得鲸湾的年度集装箱吞吐能力从35万标准箱升至83.7万标准箱,并且集装箱的中转时间也从14.5天降至9.5天。

新码头极大提升了本地区的贸易能力,然而这一成就的取得并不容易,新码头的选址带来重大工程挑战。

 

寄希望于钢铁

鲸湾既具有战略位置,同时又气候温和,是建设港口的理想位置,尽管如此,本地环境的腐蚀性却让建造码头变得尤其困难。

纳米比亚海岸线为人熟知的是它的高盐雾气、高盐土壤以及海洋表面周期性喷发的硫化氢气体。在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如果不采取适当措施,金属和混凝土建筑结构很快就会被腐蚀。

不过,首当其冲的问题是,新码头的建筑用地必须填海形成。中国港湾工程公司负责疏浚390万立方米沙石,另外还要建筑600米岸墙以及铺设30.4万平方米铺筑路面。

造价2.68亿美元的新码头使得鲸湾的年度集装箱处理吞吐能力从35万标准箱升至83.7万标准箱

针对本地区的环境因素,中国港湾工程公司的解决方案是使用双面防腐的钢锚加固岸墙。高强度钢制锚管完全灌浆后,加装一层高强度的高密度聚乙烯护套。在钢管焊接到钢制锚定板的位置点,还要再填充一种防腐化合物。钢管护套有一个波纹层,当钢锚遭遇应力时,波纹层可以发生屈曲。

钢锚与水平面之间呈30度角插入地下,钢锚之间保持两米间距,钢制中心部件的强度和延展性再加上防腐蚀措施,保证了岸墙的牢固,形成了码头的稳定基础。

不仅如此,对于港口使用的四架钢制岸桥来说,防腐蚀措施也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些岸桥必须仔细维护,其钢制架构必须使用耐腐蚀油漆系统进行防护。

作为国际化贸易中心,新码头必将给本地区带来转型,如果没有钢铁出色的强度和使用灵活性以及兼容各种防腐蚀技术的能力,该项目将无法实现。

鲸湾独特的选址需求带来了一组非常特别的工程问题,不过钢铁能够解答所有这些问题。

 

图片:Namport